This "liberty" is not series of isolated points pricked out in terms of such specific guarantees as apeech and religion. It is a rational continuum which, broadly speaking, includes a freedom from all sunstantial arbitrary impositions and purposeless restraints. --Justice John Marshall Harlan II

 

【盾冬】片段文,暫無題

*MCU背景

*媒人!Natasha

*只是片段文


1.


  他看著牆上的照片,眼神有些恍惚。


  「那女孩是誰?」Natasha問。


  Steve沒有回答,逕自轉頭往廢棄基地的深處走去,Natasha也沒有追問,繼續跟在Steve後面,警戒的盯著每一處光線照不到的角落。



2.


  Steve提著袋子回到水壩下的秘密基地,一位他不認識的、穿著深藍色套裝的女士從隧道的另一頭走來,眼神直直的盯著他。


  「很榮幸見到你,隊長,我是世界安全理事會的議員。」她向Steve禮貌性的伸手,Steve也輕輕的回握。


  他知道世界安全理事會嚴格來說算是神盾局的頂頭上司,就算神盾局即將被揭開、被摧毀,他將再也不會接到神盾局給他的任務,還是必須給予尊重,畢竟理事會的勢力範圍可不只限於一個神盾局。


  「這是我的榮幸,議員女士。」


    他們面帶微笑且沈默的對看了幾秒鐘。


  「你是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嗎?」女議員說。


  「我不懂您的意思。」Steve皺眉。


  女議員平靜的抬起手,Steve立刻後退拉開距離並拿起盾牌護在胸前,他實在是覺得有點火大,好不容易暫時逃脫假神盾局真九頭蛇的追捕,藉由Hill的幫助來到這個水壩下的秘密基地,結果還是有九頭蛇出現,到底是神盾局被滲透的太徹底,還是九頭蛇的情報網過於強大?


  「放輕鬆,隊長。」她將手掌打開放在臉上,慢慢向下收緊,抓下一張高科技的人皮面具,另一隻手從額頭往後扯下金色假髮。


  「Natasha?」


  「沒錯,是我。」她甩了甩那張面具,「看來效果不錯。」


  Steve收起備戰姿勢,無奈的走近Natasha,「捉弄我很好玩是吧?」


  「只是個測試。」Natasha無所謂的聳肩,然後轉身往回走,Steve跟著走在她旁邊。


  「我很好奇,」Natasha突然轉頭對著Steve,「親手摧毀舊情人的心血結晶是什麼感覺?」


  「你覺得是什麼感覺?」他苦笑。


  「悲傷?難過?還是無能為力?需要我的肩膀嗎?」Natasha指了指剛包紮好的左肩。


  「無論如何,摧毀神盾局是必要的,我想我個人的感覺不重要,就算我覺得難過,也不會阻止我做這件事。」Steve避重就輕的回答。


  拐彎,他們走進被拿來當作臨時作戰會議室的空間。Steve將袋子擱在桌上,從裡面拿出二戰時期穿過的制服,他輕輕地撫過中間的白色星星,仔細地用眼睛描繪著細小的、幾乎看不出來的修補痕跡,他突然皺眉,盯著坐在對面的Natasha。


  Natasha也從手中的人皮面具上抬頭,迎向Steve的視線。


  「你知道佩姬是誰。」


  「鼎鼎大名的神盾局創辦人,我怎麼會不知道?」


  「那你在廢棄的基地裡為什麼還要問她是誰?」


  「沒什麼,只是想知道佩姬卡特對你來說到底是什麼人。」Natasha放下手中的東西,將身體往後靠著椅背,「順便確認一下你對她是不是還有感情,不然我一直在介紹女孩給你這件事上失敗,也是很挫折的好嗎?」她撇撇嘴。


  Steve溫柔的笑了,她知道Natasha是真的在關心他的現代生活,「嘿,謝謝你這麼關心一個老年人的感情生活,但我想還是讓它順其自然吧,而且現在似乎也不是對的時候。」


  Natasha挑眉,看起來完全不打算接受,她若有所思的看著Steve,視線卻沒真正放在他身上,Steve知道Natasha又開始在腦中幫他物色新人選了。


  其實他也不是不想投入一段感情,扣除在冰層下的七十年,他也只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小伙子,血清給了他強壯的身體和出色的外表,戰爭也早就結束,正是一片大好時光,他卻覺得自己失去熱情,對事事提不起勁,他找不到生活重心,只能一次又一次透過各式各樣的任務算著日子,度過光陰。


  有時候,在他狀況特別不好的時候,Steve甚至希望自己沒有被找到。


  「你覺得冬兵如何?」


  「什麼?」Natasha突然出聲,把Steve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出來。


  「冬兵,James.Buchanan.Barnes,當你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唯一擁有的人。」


  「這跟Bucky有什麼關係?」


  Natasha站起來在房間裡踱步,「你自己說要找到一個經歷相似的人非常不容易,」她停下腳步,面對Steve,「而冬兵跟你一樣經歷過二戰,跟你一樣幾乎可以算是從過去活到了現代,不正是符合你要求的完美人選嗎?」


  Steve一臉「你在開我玩笑嗎」的表情。


  「雖然他看起來不記得你了,還站在九頭蛇那裡,但我想這都是可以解決的問題。」


  「Nat,Bucky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跟他──」


  「別擔心,我會幫你把他找回來。」


  Natasha安慰似的在Steve的手臂上拍了兩下,抓起桌上的人皮面具就走了出去,留下一臉糾結的Steve和他的制服。


  他記得Natasha被射穿的是肩膀不是腦啊!












fin(?)












前幾天刷了不知第幾次美隊2時突然跳出來的想法,其實我只是想表達身為神盾局最強特務之黑寡婦,怎麼可能不知道牆上那張照片是Peggy!









April
09
2015
 
评论(2)
热度(16)
© Pet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