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liberty" is not series of isolated points pricked out in terms of such specific guarantees as apeech and religion. It is a rational continuum which, broadly speaking, includes a freedom from all sunstantial arbitrary impositions and purposeless restraints. --Justice John Marshall Harlan II

 

【盾冬無差】不說(上)


小甜餅。


1.

除了任務中必要的溝通之外,Bucky不常說話,他通常會用眉毛和眼睛做出反應,例如在維修機械臂時,Tony總用「美人」稱呼那條冰冷的金屬,Bucky每次都給了那個小個子男人皺眉鄙夷的眼神,某次偶然進來晃晃的Sam看到後大笑,並模仿了整整一週。

當然他也收到了那個眼神一個禮拜。

 

2.

Bucky在日常生活中話不多──當然,是以正常人的標準而不是Tony那個不講話彷彿要他命的傢伙──,在復仇者們難得沒有任務,聚在大廈起居室裡鬥嘴吃餅打遊戲時,Bucky偶爾會插入一兩句,而且一開口不是英文就是俄文。

有時,他會用英文說句什麼解救被Tony調侃到快要招架不住的Steve,換來後者感激的微笑和全場的大笑,如果Thor也在,那還會有一句「反擊的精彩啊,吾友!」。

有時,他會用俄文對Clint糟糕的遊戲技巧做出評論,Natasha通常會笑著用俄文附和他,而那個受到評論的當事人會抓著遊戲手把、瞪大眼睛對Bucky吼著:「你說什麼!決鬥!我們來決鬥!」,噢,別懷疑,Clint好歹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工,俄文雖沒有Natasha強但也比在場的眾人好多了,他當然懂Bucky在說什麼。然後,場面就會變成冬兵與鷹眼的電玩遊戲大決鬥,加上Tony.不講話會死.Stark的即時講評。

 

3.

Bucky不常說請、謝謝、對不起,但在面對女士的時候,他總是不經思索的就說出這三個字,有時候連他自己都驚訝。

像是他第一次見到Pepper的時候。

那時他才剛被Steve強制留在復仇者大廈四天,機械臂受損、身上有大大小小未復原的傷口、情緒混亂,甚至對Steve有點抗拒。他坐在Steve那層的客廳地板上,對著窗外發呆,而Steve難得不在。

然後電梯門開了,卻不是Steve的腳步聲。

他快速的回頭起身,看著那個穿著室內拖走進來的金髮女人,擺出戒備的姿態。

「你就是Bucky吧?」

那個女人毫無畏懼的接近他,帶著他不懂的表情,但不是有攻擊性的那種,所以他選擇稍稍放鬆身體後退一步。

「感謝老天讓Steve找到你!」

然後他發現自己被抱住了,他僵直身體不敢動作,任由那女人緊緊抱著他。

而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反應,所以金髮女人鬆開了他的肩膀改為握住他的手,溫熱的手和金屬的手,說:「你就放心在這裡住下來,外面的事我們會負責,需要什麼就跟Jarvis說。」

那女人的眼神讓他不自覺點頭。

「……謝謝。」

他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這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

「不客氣。」那女人笑了,還抬起手摸他的頭!

當Tony穿著盔甲大喊著Pepper不要做傻事從窗戶衝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一臉不可置信的冬兵和摸著他頭的Pepper。

「Jarvis,把這段畫面保存起來。」

「Yes, sir.」

 

4.

Bucky在能夠正常進食後,便漸漸對食物有了自己的喜好,他沒有說,但大家都知道,他不喜歡還帶有血水的牛排和所有的豆子,喜歡奶油醬汁的義大利麵和任何有起司和牛奶味的食物。

有次Steve和Natasha、Clint、Sam要去一個為期十天的任務,所以他拜託Tony和Banner博士幫他關照一下Bucky。

於是乎,Tony.有錢人兼大慈善家.Stark在他們出任務的第一天,就大手筆請來了高級外燴廚師,準備讓整天跟著Steve吃老人家食物的Bucky「見見世面」。

「Mr. Barnes,sir要我告知你晚餐準備好了。」

Bucky看了角落的監視器一眼,停下手中的訓練器材往盥洗室走去,十分鐘後,他帶著微濕的頭髮走進公共餐廳。

「唷!金屬臂先生,今天的晚餐是全紐約最棒的牛排,表面微焦內層鮮嫩,帶有血水卻沒有腥味,保證你吃了之後就回不去Steve的老人飲食!」Tony一臉囂張得意的看著Bucky入座,然後又讓Jarvis催Banner博士下來用餐。

Bucky坐了下來,Tony便示意旁邊的侍者先幫他上菜,而他自己打算等Banner下來。

前菜是鮮蝦蘆筍沙拉搭配優格醬,湯是以蕃茄為底的海鮮清湯,這兩樣Bucky很快就解決了。

「抱歉,實驗做到一半,不方便離開。」此時Banner博士帶著歉意從電梯出來,加入他們。

「我等你等到胃穿孔了啊Bruce!」Tony誇張的抱著胃倒在餐桌上。

「Sir,您才等了五分鐘。」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Jarvis!」

另一邊早已進行到主菜的Bucky卻沒有動作,只是拿著刀叉,面無表情的盯著那塊滋滋作響、緩慢滲出血水的三分熟牛排。

「怎麼不吃啊?」Tony停下喝到一半的湯,皺眉看向Bucky,「Jarvis,掃瞄一下那塊牛排。」

「Sir,沒有任何異樣,只是一塊正常的牛排。」

Tony疑惑的和Banner對看,後者眼神凝重的思考了一下,說:「Tony,讓廚師把肉煎熟。」

「什麼!沒有人吃全熟的牛排好嗎!」

「先聽我的。」Banner博士的表情很嚴肅,所以Tony只好撇撇嘴照做。

果然,當煎到已經有些乾的牛排重新上桌,Bucky又繼續像沒事般吃了起來。

另外兩個人心照不宣的對看了一眼,也重新拿起餐具吃晚餐。

接下來的九天,餐桌上再也沒有出現過生的食物。

而Steve回來後,發現冰箱內三大罐的牛奶一滴也不剩,他特意填滿的零食櫃裡只剩下乾乾的蔓越莓能量棒和除了起司口味以外的薯片。


tbc

-------

明天期末考但是我居然敲鍵盤停不下來……

還有一半,等考完再來更吧

第一篇盾冬盾,感謝大家閱讀(鞠躬

January
11
2015
 
评论(3)
热度(33)
上一篇 下一篇
© Pet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