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ra

This "liberty" is not series of isolated points pricked out in terms of such specific guarantees as apeech and religion. It is a rational continuum which, broadly speaking, includes a freedom from all sunstantial arbitrary impositions and purposeless restraints. --Justice John Marshall Harlan II

一早起床就看到這個
只好尖叫

雷我一臉

書唸煩了想說去微博逛逛
哪知道被某cp雷的一臉血......
我還是爬回去讀書吧QQ

【盾冬】片段文,暫無題

*MCU背景

*媒人!Natasha

*只是片段文


1.


  他看著牆上的照片,眼神有些恍惚。


  「那女孩是誰?」Natasha問。


  Steve沒有回答,逕自轉頭往廢棄基地的深處走去,Natasha也沒有追問,繼續跟在Steve後面,警戒的盯著每一處光線照不到的角落。



2.


  Steve提著袋子回到水壩下的秘密基地,一位他不認識的、穿著深藍色套裝的女士從隧道的另一頭走來,眼神直直的盯著他。


  「很榮幸見到你,隊長,我是世界安全理事會的議員。」她向Steve禮貌性的伸手,Steve也輕輕的回握。


  他知道世界安全理事會嚴格來說算...

好掙扎!兩個都想要!
如果cap的星星是完整的五角星就更好了

這花了我三個小時.....
下面還沒對齊......
手殘黨覺得身累心累

【盾冬】失眠

*MCU背景

*千字短文

*個性介於Bucky和冬兵之間


他十分確定自己還沒睡著。


高度適中的枕頭,有點重量的被子實實地裹在身上,他側身躺著,棉被的暖意逐漸捂熱了金屬手臂。


房間沒有夜燈,黑暗和舒適使他充滿安全感,眼睛因為睡前用了太久的手機而有些酸澀,他逐漸意識朦朧。


但還沒睡著,大腦還有一部份是清醒的。


他在想Steve。


這幾天只有他一個人在家,Steve去了歐洲,據前來接人的Natasha表示,Fury在歐洲的計劃遇到一點困難,不得以才拜託他們緊急支援。


「Bucky也去嗎?」Steve問。


「不...

【盾冬】不說(下)

*期末考結束,回來更文

*想了想覺得還是標盾冬


5.


PTSD的其中一樣症狀是惡夢,Bucky沒有倖免於此。最初,惡夢天天都會入侵睡著的Bucky,導致他拒絕睡眠,只有在真的撐不住時小睡兩三個小時就又醒來。Steve不能忍受Bucky這樣對待自己,所以他抬了一張折疊床放在Bucky的床旁邊,強迫Bucky每天都要上床睡覺,而且惡夢來的時候他會在Bucky旁邊陪著他。


Bucky再怎麼樣也凹不過這個布魯克林的倔強小子,何況這個小子的固執隨著血清成長了四倍,所以他同意了。


Steve會握著Bucky的手,把他從惡夢中叫醒,再抱著Bucky顫抖的身體,直到他入睡。...

【盾冬無差】不說(上)

小甜餅。


1.

除了任務中必要的溝通之外,Bucky不常說話,他通常會用眉毛和眼睛做出反應,例如在維修機械臂時,Tony總用「美人」稱呼那條冰冷的金屬,Bucky每次都給了那個小個子男人皺眉鄙夷的眼神,某次偶然進來晃晃的Sam看到後大笑,並模仿了整整一週。

當然他也收到了那個眼神一個禮拜。


2.

Bucky在日常生活中話不多──當然,是以正常人的標準而不是Tony那個不講話彷彿要他命的傢伙──,在復仇者們難得沒有任務,聚在大廈起居室裡鬥嘴吃餅打遊戲時,Bucky偶爾會插入一兩句,而且一開口不是英文就是俄文。

有時,他會用英文說句什麼解救被Tony調侃到快要招...